【今日朝阳网】老姑(王中原)

摘要:老姑大——我——九——岁——,前几年跟我小表妹去了德意志,后来便联系不上了,但愿老人家生活“得意”。

老姑

文/文化信使 王中原(辽宁朝阳)

  老姑比我大九岁,是父亲唯一的妹子,不管别处怎么称呼,我们这里就这么叫。虽然小文连本乡也未必走得出去,但要为千里之外的读者着想。此乃开篇解题也。

  霜降过后的一个晚上,老姑和我在村外扫树叶,太阳落山好久了,我有些害怕。老姑安慰我说:“你看,月亮一直和我们做伴。”我抬头看了看,月亮在朝我笑呢。我们走到哪儿它跟到哪儿,一直陪我们扫满了两麻袋。月亮跟我们回家了,别人谁陪呢?

  冬天的一个下午,我骑着毛驴从二十多里外的西大营子回家,老姑步行陪伴。走至中途,老姑问我:“你冷吗?”“不冷。”一会儿又问:“你冷吗?”“不冷。”隔了好长时间,又问:“冻脚吗?”“不冻脚。”一直到家,老姑也没再问。到家后,老姑跟奶奶抱怨:“我快要累死了,寻思骑几步,问他,他不冷。”奶奶说:“怨你。孩子心实,有事要直说。”

  我指着一个生字问老姑:“老姑,这个字念啥?”“字。”“老姑,念啥?”“字!”老姑自以为一语道破,我却一头雾水,不欢而散。你猜这个字念啥?它就是“字”!

  寒假作业上有道题:水里有啥。我问老姑。老姑说:“水里有水。”标准答案是“水里有鱼”。我们当时没看过水里的鱼,连鱼缸也没见过。水里有水是真的,水里有鱼则未必。怎么就错了呢?

  寒假,老姑到乡里教师培训,回来给我买了两样礼物。一样是300头儿的鞭炮,一样是《简明成语小词典》,这两样都是我的最爱。一挂小鞭零拆散放,一直玩到年根儿。在小词典里见到了九字成语“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”,三字成语“大无畏”。现在的成语词典简直找不到“大无畏”了。

  我大些了,认字多了。老姑问我:“殿字下边加个月念啥?”老姑那时正学解剖学,我说:“还念殿。”老姑深信不疑,结果出了丑。但老姑没有怪罪我。

  老姑一直对自己的字不满意,她决心好好练练。她的方法是描书报上的字,把许多许多黑字描蓝之后,再挥笔书写起来就有型有款,方正遒劲了,而且提高了正确率。

  老姑也有些小狡黠。一个办公室,两位女老师与两位男老师座位相对,教学挂图当“壁画”。老姑说:“把好看的挂图贴在你们那面。”男老师挺乐。于是,男老师那面贴的是《飞机》《轮船》《天安门》,女老师这面贴的是《猴子捞月亮》《蝌蚪找妈妈》《老公公拔萝卜》。男老师一抬头,看到的是《猴子捞月亮》之类;女老师一抬头,看到的是《飞机》之类。男老师方知上当。

  老姑与老姑父斗嘴,老姑开口说:“你老婆婆那个纂儿吧,我才不信呢!”老姑父反唇回击:“你老婆婆那个……”差点上了老姑的语言圈套。

  老姑不止一次说过“这可对了你的冷訾辛阚”,意思是“这可对了你的心思”。“冷訾辛阚”是《百家姓》中比较冷僻的字,写对不易。我想,“心坎”或许来自“辛阚”吧,可惜没听别人说过。如果不是出于《百家姓》,心为什么带坎呢?

  老姑最好在我母亲面前说的是一个姓氏谜:“草字头儿,三点水儿,撅着尾巴张着嘴儿。”每逢此时,母亲便感到受了奇耻大辱。可是,又不能奈何她!你越生气她越说。

  老姑大——我——九——岁——,前几年跟我小表妹去了德意志,后来便联系不上了,但愿老人家生活“得意”。

  2019-06-27  15:44

母语芬芳——王中原作品集锦

小链接
  王中原,汉族,1947年生。函授中文专科学历,中学高级教师(已退休)。系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,中国楹联学会会员,《咬文嚼字》杂志特约审校。曾为《语文学习》《演讲与口才》等期刊业余审校数十年。近年撰写绕口令300余则。个人原创绕口令专集《绕口令教你巧舌如簧》(赵立涛点评),被列入“新编播音员主持人训练手册”丛书,由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  [编辑 赵盼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吉林快3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