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吃了十几年的面,这碗面却与众不同呢?(李海宏)

摘要:突然,我想起了一个人——活佛济公。他每天吃肉喝酒,最终还成了佛。在我们看来,酒是酒,肉是肉。对于济公来说,那只不过是他用于充饥的米和水罢了。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”,何必太过执着?这是何等的心境啊。也应了那句“千江有水千江月,万里无云万里天”。

为什么吃了十几年的面,这碗面却与众不同呢?

文/李海宏(辽宁绥中)

  偶然路过浙大,便怀着崇敬的心情走了进去。

  浙大的花草有充足的水分滋润,在南方柔美的阳光下,更显嫩绿;浙大的莘莘学子因为有丰富的知识充实,更显娇美。路过一写着“留学生食堂”的标牌时,已经12点了。走了一路,肚子也空了。

  “师傅,来碗面。”

  “5元一碗。”

  瞬间,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放到了我的面前。白白的面条上放了一勺西红柿炒鸡蛋,看着没有什么特点。第一口,是一股面粉的清香,淡淡的,略微带着甜;第二口,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油然而生,香、甜、舒服,完全忘却饿意;第三口……吃得干干净净。

  放下筷子,我的思绪打开了。为什么吃了十几年的面,眼前的这碗与众不同呢?是因为浙大的名气、高超的厨艺还是因为肚子饿了?细想都不是。也许,原因在于吃面的环境和面的成分。大学的幽静使心境完全放松,没有灯红酒绿的诱惑,没有车水马龙的嘈杂。素面里的几滴油把人从大鱼大肉的麻木中激出,吃出面条原本的味道。其实,很简单的东西,被我们加入过多的油盐酱醋后,本属于它美好一面被掩盖了,我们加入的调料越多,有的东西离我们越远。我们在大鱼大肉中苦苦地寻找幸福,其实,幸福本身就是那么一点清油,只是我们习惯了油腻,习惯了心境的随波逐流。

  突然,我想起了一个人——活佛济公。他每天吃肉喝酒,最终还成了佛。在我们看来,酒是酒,肉是肉。对于济公来说,那只不过是他用于充饥的米和水罢了。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”,何必太过执着?这是何等的心境啊。也应了那句“千江有水千江月,万里无云万里天”。

  面不变,油也没变,只是人的心境变了!

小链接
  李海宏,1981年6月出生,辽宁朝阳建平人,爱好文学和旅游,现工作于国家能源集团国华电力绥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。

  [助编 繁花似锦  责编 赵盼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吉林快3开奖直播